Sattol bright your future

115和2300的奋斗历程
INFO
张嘉沁 华师大二附中
  • 入学IBT成绩:100
  • 入学SAT成绩:2030
  • 最终IBT成绩:115
  • 最终SAT成绩:2300
  • 高中三年GPA:4/4
  • 申请专业:Undecided
  • 录取院校:Duke, UCB, Rice, Smith, UVA, UCLA, UCSD, UIUC, UNC


似乎也就是上一个冬天的事情,我在初中学长MIT男邢昊的推荐下,第一次来到尚在肇嘉浜路另一头还未如此规模的赛托。彼时尚未当爹也没有升级成“万老”的万一叶来给我做咨询,穿着很学生气的漆皮羽绒服,一张口却是字字珠玑的专业。“上一次的考试成绩?错误分布?”“OG的完成情况?OC做过吗?真题做过几遍了?”“词汇量怎么样?”然后便变魔术一般地掏出一把赛托神器——单词卡片,亮出他标准的美音抽背我单词。当我胆战心惊结结巴巴地回答完他的问题,他已经列出一份详细的课程安排和未来规划,“基础知识都好,不用跟大班了。”“阅读要加强,语法也没有系统培训,单词不过关。”我在他的评价中头越点越低,“下周就开始上课,这些资料都先拿好,先要开始背单词,真题也可以做起来了,”“每节课都会有作业,一定要按时完成,我们每次要检查的,”他说着,我面前已经被堆了一本万一叶特别编辑的SAT2200单词册,三本真题集,两大盒空白单词卡片。昏昏噩噩懵懵懂懂,后来的对话已经模糊在浑浊中,只是忘不掉的是老万最后,拍着我的肩头,“嘉沁,你可以2300的!”
“在赛托,我总是能感受到一种学生即上帝的优越感,并且被这一种感觉逼迫着变得更加努力来回报。”
那一天,我抱着一沓资料,似乎是在同一片冬日的阳光中,心中已然有对于未来的信念在发芽,已然有对于赛托的信赖在蔓延。
在以后快三个月的学习中,我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对于赛托也越来越热爱。并不是没有在其他机构上过课,大班从军式、强化班填鸭式的授课,下课立即就闪人、成绩好坏而定脸色如变色龙一般的老师、疏远冷漠的同窗,总让我上的很受伤。
可是在赛托,我的问题总是能够被耐心地解答,无论我是在某个问题上如何地胡搅蛮缠如何地钻牛角尖,老万总能与我唇枪舌剑,最后轻松把我收得心服口服而又印象深刻。无论我是在某一篇作文里脑回沟如何地曲折迂回逻辑如何怪异奇葩,史妈总是能够大义凛然、用他自己为例,以生动鲜活的举例和类比,将我千岩万转路不定的思维一点一点扳成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通顺。就算史妈被我的令人惊悚的初高中语法水平折磨到无言以对只得以膝托肘脑袋下垂到45度的风骚沉思者的形象,他还是能够从他多年积累的以“笔者认为”开头的语法系统笔记中,挑出针对我语法弱点的金玉良言,属我誊抄以记之。
 
虽然那些课上的例题和内容已经模糊,仿佛随着五月那张SAT的试卷的上交而随风而去,但是仍然有些东西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
譬如那次“万老”正在腹部不适,却临时被我叫过来给我回答最近阅读中的一些琐碎的问题,两三个小时,他揉着肚子,就着热茶,仍然坚持着给我讲完了所有的题目。譬如那次发送作文炸弹给同时给托福班,SAT班还有我上课的史妈,一晚上没有得到答复,第二天去自习,遇见了上课间隙匆匆出来倒水的他,“昨天发了你作文……”“我看到了,可是今天实在太忙,我晚点一定会回复你,不好意思!”他略带歉意地微笑。后来,他在当天全部课程结束后,直接在会客厅给我面批作文,直到没有别人还在赛托,直到清扫的阿姨已经拿着拖把扫帚站在一旁无声地抗议我们的“加班”。
在赛托,我总是能感受到一种学生即上帝的优越感,并且被这一种感觉逼迫着变得更加努力来回报。两个多月的一对一,三个人共同的努力,让我完成了从2090到2300的飞跃。
可这并不是我和赛托故事的终结。
“Once a SATTOLer, Always a SATTOLer.”
赛托老师与学生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总会有一种羁绊。学生不是产品,是家人。同窗不是敌人,是朋友。赛托不是学校,是一群梦想者的小窝。
所以当我取得了好成绩,“万老”会排队在香港给买奖品;所以当我ED失利,他会告诉我“我们永远在你身边”;所以当学员中有一人拿到了珍贵的AMSCO美国历史教材,全部的学员都能够分享到一份copy;所以当一批赛托儿以学生的身份毕业了, 又会以主教的身份回归;所以当一批学生结束了课程,又会回到这个小窝自习。
当我在一个小时里挂着被吐槽为妈妈式温暖的笑容,不间断地没有犹豫地敲下这篇文章,我才知道我是那么地热爱这个小窝,以及热爱与之相关的一切梦想、奋斗、关爱、团结和温暖。
赛托,fighting!~
toefl: 100-115
sat: 2030-2300
最终录取学校:UCB college of chemistry, Duke, Rice, SMITH

QUICK LINKS